沐雨墨

love me?

【AL】围城(上)

悄咪咪的开一个脑洞

好高兴环球银幕上AL的入选,正在家里美滋滋的等待杂志的新人~

 

阿拉贡来到莱戈拉斯身边的时候已经是近夕阳落山的时候了,他不知道莱吉在这坐了多久,但是从睡在他旁边不成个样子的金雳身上猜想也不会很短的时间了。准是听到了阿拉贡的声音,莱吉在他站在他身边之前就已经回头,一只手扒着毫无围栏可言的石头堆砌的窗边框,一边竭力的将自己柔软的身躯弯成在别人看来难以企及的弧度。

“哟,阿拉贡”

阿拉贡走过去略微弯下身子用粗糙的手托住那个金发的小小的脑袋,莱吉的手指在发力,从手掌上阿拉贡丝毫感觉不到他的头的重量,只有发丝穿过手指,一丝痒痒的触觉,软软的垂在地上。

“莱吉。。。”

打断他的话的是莱戈拉斯忽然翻身的动作,他就如他的名字一样动作轻盈的在窗框一蹬,就这阿拉贡伸出的手后空一翻,稳稳的落在地上。

“你来的好慢,金雳都已经睡过去”

“因为瞭望本身对他来说并无兴趣吧”

“阿拉贡”懒懒的语气“你说城墙外面有什么”

“莱吉”阿拉贡略微无奈的偏过头看着被夕阳染了色的男孩的金发“你答应过瑟兰督伊的,不对外面抱有不必要的好奇心”

“可是难道你不好奇么?我们从小就生活在这里,只有在特定的时间才被允许去往他们指定的地方,见他们允许见的风景,干他们要求的事情,这不公平”

“违背命令擅自出去的人的下场你,我,不是没有见过,莱吉,不要总是试图想愚蠢的事”

“阿拉贡,你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不是愚蠢的事情,从来都不是,我们所处的不是永生的极乐图,外面也不一定如想象般黑暗难眠,我们追求的不应是手上的武器和绝对的武力,我们强大,但是却连决定自己命运的选择权都没有,那些走出去的人追求的是本应属于我们的与生俱来的选择权,我们在这里呆了太久了”

“莱吉。。。”阿拉贡叹了一声气,这种事情他一向吵不过莱戈拉斯,从初次见面的时候他就知道。

莱戈拉斯一时没有接话,夜风顺着窗口吹了进来,背靠在窗边的莱吉的金发被夜风裹带着吹向脸前,有点乱糟糟的发丝搭在他的脸上没有滑下去,场景有点搞笑,但是阿拉贡并没有笑出来,莱戈拉斯罕见的并没有在意那凌乱的发丝,他兀自的放空,仿佛要将自己的思维放空到一个无人知晓的空间去。金雳倒是打了个哼哼,阿拉贡判断不出来他是被这阵风吹舒服了还是只是单纯的做了一个好梦。

气氛瞬间安静了下来,从高塔的窗子向外看外面有的路上已经亮起了路灯,暗黄色的路灯连接起来照出一条暗色的放射性的色带出来,而他们三个却还在这个高塔上没有离开。

“莱吉。。”阿拉贡又叫了一声。莱戈拉斯伸手拨下黏在脸上的发丝,将其再度整齐整理到脑后,金色的发梢搭在深绿色的衣服上,勾出一道浅浅的分界线。

“走吧,阿拉贡,该回去了”莱戈拉斯恢复了之前的神态,背对着阿拉贡伸了个懒腰先行一步从高塔的楼梯走了下去。

“你知道他拒绝不了你这个语气”

金雳的声音传来的时候阿拉贡并没有惊讶,他们三个是多年生死与共的搭档了,这么简单的事情他不会判断不出来的。

“可是还能怎么办呢?”阿拉贡叹了口气,转头对已经坐起身的金雳说到“不然下次可以请矮人大师不要放弃我等口拙的人类尝试一下和那个精灵小子搞个小型辩论?”

“辩论!?辩论!阿拉贡我跟你讲,你这是对我的能力的质疑!不信任!我怎么可能说不过那个精灵小子,你等下次我绝对会说的他哑口无言,我跟你说,你别不信。。。”

“是是是,我信了,矮人大师,所以你可以放弃这次的说教跟我们乖乖的一起回到镇上么?我和你口中的精灵小子很可能就要在你的说教下饿死了”

在金雳颇有些不满的嘟囔下,三个人总算慢悠悠的步出塔楼向镇上的路走去,未及镇上的小路上没有灯火,照亮前路的只有那点点的星辰的微光。莱戈拉斯在阿拉贡的耳边轻声感叹到“伊露维塔在上,愿您的星光可以照耀我们之后的路途”

 

阿拉贡一向是不能劝说住莱戈拉斯的,从他们初次见面时他就知道。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