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诺诺

love me?

Richard Ⅱ

喜欢他就像是做一场长且温柔的梦❤❤❤

我想给你寄信,带着新买到的明信片和我幼稚鬼一般的字

我曾跟你提起过,不过话题刷的太快,我们一天总是说不完的话,很多时候谈着不对路的话题,捧着手机在夜里偷笑

我有着你的地址,看过你写的文字,细细的笔画,和你一样的细腻的女孩

可我又不知道怎么把信邮寄给你,发着呆继续等待你的一个回复

刚看到一篇文章,很想知道你最喜欢的作者(或许你跟我提过?),等到签售会去要一份签名,光明正大的说,to my dearest ……,(或许我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浪漫)

一篇生贺【To 小杏】

生日快乐呀! @白水行

接到短信后,阿拉贡犹豫了不到一秒钟,便就着老师背对着他们在黑板上奋笔疾书的姿势,拉开班级的后门直接溜了出来。顺着走过好几遍以至于研究出捷径的路,阿拉贡绕过了两个年级老师办公室然后顺着茶水间后破掉防护栏的窗子轻巧的翻出了教学楼,刚一落地,就看到盘腿坐在草地上的莱戈拉斯,一点都没有之前见面的优雅形象,五月的尾巴,夏季的热浪已经等不及春的彻底离去便攻占了这一个小城,莱戈拉斯把长袖的校服挽起来,一只袖子规规整整的待在他的肘部,另一个却不再听话的耷拉下来,堪堪露出一小截细白的手腕,他把头发束在后面扎成一把马尾,阿拉贡仔细瞧了一下发现是绑画纸的橡皮筋时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这时莱戈拉斯才算是发现了他的存在,他按黑了手机屏幕,一手去扯自己绑着橡皮筋的头发一边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

“哟,逃课学长”

还是那么的不客气。。。。

阿拉贡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上前帮他去扯缠住他的橡皮绳,莱戈拉斯龇牙咧嘴的威胁阿拉贡一定要轻点,并附言说

“我ADA最宝贝的就是我这遗传他的金发了,你可要善待它!”

阿拉贡是是是的答应着,弯下腰开始给他解那该死的橡皮筋,莱吉就享受的任由阿拉贡折腾他的头发,他闭着眼睛,像一只被风呼噜舒服了的懒洋洋的猫。

“阿拉贡?学长?你是不是用香水了啊?”

面对莱吉的发问,阿拉贡一本正经的回答说,并没有啊,一天天应付那些授课的老头已经很麻烦了。。

莱戈拉斯听了猝不及防的笑嘻嘻的转过头说,我会转告我ADA你不仅讨厌了他的课,还嘲讽了他作为一个即将步入中年男性的人格魅力的!

阿拉贡想了想平时上课一脸欧美冷淡风和中世纪贵族风的瑟兰迪尔教授的脸,手一抖,几根金发和橡皮筋一起被扯到了他的手上,莱吉看了看他手里皱巴巴的橡皮筋,半是哀伤的感叹道

“完了,我ADA肯定恨死你了,因为你试图谋害他的儿子成为爱隆教授的接班人”

已经习惯了莱吉语气里的玩笑话,阿拉贡决定将这个问题绕过,

想去哪?

说完后觉得自己的语气不够诚恳,他又拍了拍莱吉的头,

游戏厅!

叶子也不对刚才的问题深究,从地上灵活的蹦起来,差点撞了阿拉贡被金雳称为把妹神器的高耸的鼻梁,虽然莱吉从不这么认为。

他们轻车熟路从学校后门翻了出去,又盯着后门不知被谁新挖出来的“狗洞”笑的前仰后合,虽然阿拉贡坚持对此觉得搞笑的只有叶子一个人,他们逗留的有些久,直到后门的门卫发现了他们,已经过了退休年纪的四毛愤怒的在门内冲他们挥了一下拳头,并附加一句“又是你们两个混小子!”叶子听了,笑着拉了阿拉贡就跑,阿拉贡愣是强行从他的背影中读出了“是我咋的”土味解读。

这不符合莱吉的形象,符合也不能说,说了也要堵住他不要“顺口”告诉他ADA的嘴

阿拉贡默默背住三大定理后毫无愧疚的跑离了学校。

他们有将近一个下午的时间,考试将近,但是阿拉贡还是翘掉了瑟兰迪尔的课,他已经无法去判断逃课和带着他的宝贝儿子逃课那个罪更重一些。他们租了脚踏车,莱吉糟糕的车技和他们初见时一模一样,只不过这回路上没有一个以为考试咖啡因磕过渡了的阿拉贡呆着路中央给他撞,他们去了游戏厅,跑了书店,阿拉贡托着莱吉跨越了大半个城市去赶新发型的CD专辑,音乐这个东西他不是很懂,相对于音乐,他更喜欢量子物理或者计算机编程等更直观的东西,但是莱吉喜欢。

莱吉的艺术细胞全全遗传了他的父亲,一样的优雅难懂,只不过品味可能,,,相差甚多,莱吉喜欢重金属摇滚,他甚至一度想过把他自称的ADA最宝贝的金发剪短染黑,当然最后以失败告终,虽然无法说明,但是阿拉贡觉得莱吉懂音乐,不是挂在嘴上的虚荣与炫耀,他听,他懂,他感知着音乐里的情感,带着那么一点点描述不出来的小心和虔诚,这样的叶子真实的,美好的,又孩子气的,纯粹的表达着对一件东西的喜爱与热忱,这样的叶子谁不喜欢,这样的叶子怎么不招人喜欢。

他们最终去了海港,和每次逃课一样,坐在海港边的水泥堤上,等着太阳落山,

“所以,学长,你就要毕业了,”叶子的声音传过来,阿拉贡转头而叶子并没有看他,他的眼睛直视前方,看着阿拉贡不知道的东西

“你会毕业,在舞会上挽着一位漂亮女孩的手,我猜是亚文,爱隆教授又会愁掉头发的,你先别急着反驳我,我是觉得她这么优秀可爱的女孩子才配的上你,然后你会去大学,读你喜欢的专业,用大量的咖啡因支持你的一项项研究,我倒是很希望你能知道那是不好的,然后步入社会,我们的交集越来越少,以后你想起来就是一个老家里和你一起逃课的小学弟,哦,还可以加一个总被你薅掉头发的那个~”
“哦,莱吉,你知道这不会的”

“什么?和亚文跳舞这件事么?”

“不,是和你不再联系的这件事,莱吉,你对我很重要,远比你想象的”

“阿拉贡,你知道你这是犯规么”

阿拉贡歪了头,莱吉的思维有时太跳脱,他的确难以跟上,但是莱吉从不笑他

“这样会让我想追上你啊,学长。。。。”

阿拉贡听到叶子说到

夕阳落下去了。

想一下,好想写逃亡时候的冬兵遇到穿越时空的詹儿啊……
敏感的像猫一样的冬兵和甜心吧唧,两个人都对这个新奇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冬兵的好奇,emmmmm…… )
两个人遇到了就一起逃亡,有点想看詹儿给冬兵讲以前的事情,而冬兵像是听广告一样根本不停留但是心里还会小心的记下的样子
想看两个人要是遭遇了九头蛇的话,詹儿被冬兵直接拎脖子从包围圈丢出去的样子,说不定会有一声划破天际的"嘿!"
然后等冲出包围的时候詹儿要冬兵保证不许再把他扔出去,尤其是以拎脖子的方式
想看詹儿温柔的摘下冬兵的面具看着他的眼睛
想看詹儿愿意陪着冬兵不去找队长
想看两个怕冷的吧唧凑在一起,詹儿很直接的表示自己怕冷,而冬兵不会,詹儿一把把冬兵捞到被子里说"至少陪陪我嘛,不然只有我一个人怕冷太逊了"

努力做到爱每一个时期的吧唧了……

【师无渡个人向】问答

私设如山,有写错的地方请大家不要介意( '▿ ' )

三界皆知,那上天庭的水横天偷换他人命格,东窗事发,事件败露,曾经风光无限的神官如今也只有一具无头尸骨和众人隐含快意与嘲笑的评价。他生时有多少人追捧,现如今就有多少人唾弃。也真真是风水轮流转,今非昔比,不免唏嘘。对于这样一个"风云"人物,阴府官员自知自己逃不过这一仙京来的麻烦。他生来就是给人书写命运评判过时,他执笔记录他人生前功过,再决定他人转世轮回。他见过太多的灵魂,平民百姓有,皇亲贵族有,神官阴鬼也有。他不怕那水横天在这阴曹地府横行跋扈,他见过傲气的人,最后也不过是一行文字盖过生前种种,再决定他往后来生。于是他便耐心的等等这么一个话题人物自行来跟他报道。于是,他便见到了水师水横天。站在他面前的男子清清冷冷,着白色衣衫,抬眸望来,眼角挂着一丝丝的骄傲与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如果说他是水,那便是那早春初融的溪水,清澈冷冽,可观却不可近。阴府官员坐正,将那沉甸甸的生死簿翻开,着白纸第一面,他将笔悬停在纸面上,开口道,师无渡,你可知悔改?

"不知悔,何来改"

"你篡夺他人命格以谋私,你妄害他人性命以为己,此皆大过大祸,你可知悔改"

"我篡夺他人命格不用于己身,我妄害他人性命更是无以论道,那我又何来的悔,不知悔更谈不及改"
阴府官员摇头,水横天啊水横天,你可知三界上下要去你性命的人有多少

"我不知"

"那你可知,转世轮回还是魂飞魄散都只在这功德录上一笔之事么"

水师笑,声音还是满满的傲气不减,"我不在意,重新轮回还是魂飞魄散于我无大区别与意义"

阴府官员再度摇头,他不曾见如此执拗之人,他开口道,"冥顽不灵,你难道不顾及自己尚在人世的兄弟?你为他瞒天过海,难道现在你要撒手不管么?"

水师听罢,一改刚才的冷漠应答,大笑出声,"青玄?他现在好好活着就不用我操心,我师无渡的弟弟不需要别人发善心救济而活,我说他没出息也就在我身边而已,离了我他自是骄傲倔强的命,何又让我为之挂念"

阴府官员放下了拿在手中的笔,他不知道如何书写这样一个桀骜的灵魂,判生不得但他又觉得不应至死。至少这样一个人不应该现在就彻底结束,他觉得可惜。尽管只是几句话的时间,师无渡给他留下的印象却不似传闻般,如果可以凭自己决定,他不会让这样一个惊艳的灵魂结束在这阴暗无光的地府。他可是神官,掌管水域,受人敬爱,可是一代功勋,可是天纵奇才,就他所看到的师无渡的每一条路都是如此的精彩绝艳,命不该绝,命不该绝啊。

阴府官员再度开口,声音不似之前那般冷漠,"那就让这判笔自己来书写你未来的命运吧,"顿了一下,他轻声的附加道"在这之前你有没有什么愿望,你毕竟还是过上天庭的神官,虽然落得如此天地,但尔等也不算是落井下石之人,你有愿望大可讲出来,能力范围内,我们自会帮忙。"

师无渡听了,却忽然少见的沉默了,阴府的小鬼站在他的身侧,他们看着这跌落神坛的神官,眼中或嘲笑或同情,无数的人在这最后一刻求生,他们恐惧于魂飞魄散,恐惧于不得轮回,无论多么倔强坚强的灵魂,在最后一刻总是求着生,这就是本欲,自古英雄豪杰不外,神官自也不外,,

水师再度开口,声音平和又安静,不似之前的骄傲锐气,也不似死亡当前的恐惧与迷茫,他就像是陈述一件事情般开口道

如果可以,他顿了一下,像是组织语言般又重新开口,

如果可以让我再见一下青玄,让我看他一眼,

阴府官员摇头,却也不再言语,他挥手指向那阴界的漕河,水上浮动的生灵宛如被阻隔般停下,在那透明的拦隔带中,水师又看到了青玄,一个脏兮兮的,断了胳膊腿,兀自睡在一群乞丐中间的青玄,一个他未曾见到过的青玄。还未来得及叹息,周围一名乞丐走向青玄并对别人道,老风这可算是睡着了,你那破布去哪了,垫着干嘛,拿出来给老风盖上啊!

影像消失时,在一片沉默中水师忽然狂笑,阴府官员问,你准备接受你的命运了么?

水师道,何来的命运,我只是走我该走的路,

说罢便兀自走向了阴桥

众小鬼不解,凑过去问那高座上的官员,"他会生,还是会死"

官员合上空白一片的生死簿道,他的命不该由我们来决定,他走的路便是他该去的方向。

the first time i met you

我见到了一个特别的男人,在这令人昏昏欲睡的午后时光。

 

我相信即使不是在这个偏僻的窄巷他也会是一个令人瞩目的男人。在我抬头望向门口时,在门框隔断的玻璃中,我便看到了他的背影。他的身材修长,金色的长发被黑色的发绳简简单单的缠绕了两圈,松垮垮的撇在后面。他背部挺直,高挑的身材与完美的肩宽将他所着的米色的风衣更显修长与风度。

 

可真是个衣服架子,我不禁感叹。

 

他貌似在打电话,站在我咖啡店的门前,背对着我,一只手举着电话,另一只空闲下来的手便开始把玩那个挂在门上的风铃。他逆着光,剪影都是一副美好的光景,我伸手,像框飞机一样将那个偷得半日浮闲才得以有缘一见的背影框在自己的手指之间。我猜想他可能是一位模特,靠气质吃饭,随便一站便成为他人眼中不可多得的美景,或许他也可能是一位学者,安静的样子说不定正适合浮沉在晦涩难懂的知识殿堂中为未来的学子们开创一些特殊领域的先河。他的电话没有讲完,我便盯着他的背影,在这午后作着那浮想联翩的猜测。

 

就在我还毫无忌惮的盯着人家发呆的时候,他像是感应到我的目光一般回过了头,隔着那玻璃冲我略歉意的笑。他的眼睛是蓝色的,我迟缓的接收到那个笑容前,这一念头先一步占据了我的整个脑海。

 

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宝石蓝,婴儿蓝,海洋蓝,无论怎么说,都要用那最纯净的蓝去形容他,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蓝呢,我想可能是一眼能看到底的纯净的蓝。从正面看的话,他又不那么像个男人了,他的皮肤白皙,五官深邃立体,从神色上能看出来那独属于少年人的活力与精神气。气质纯粹干净,像是阳光下的小溪一般,清澈又充满了前进的活力。

 

他放下了电话,轻推那扇门,随着门铃清脆的撞击声,毫无阻断的走进我的店中。离得近了我才发现他的耳朵有一点点的尖,调皮的冒了个尖尖指向天空,虽然与众不同,但是在他的身上却给我一种恰到好处的感觉,

 

本应如此,我的脑海中不禁冒出了这样一句话,真是奇怪,明明是第一次见。

 

我将菜单递给他,黑色的底面上是我那被自己鄙视了无数次的圆润的宛如小学生般的奇怪字体,如果说以前我称其为独具一格,那么此刻,对我来说就是差劲至极,我觉得有点羞愧,不知道要不要开口向这位漂亮的客人解释一下。在我把自己烧红之前,他开口了,声音中充满了少年感,如他这个人一般清亮亮的。

 

很有特点的菜单呢,他的手指划过一行文字,笑着道,标准的英腔,流畅的像是电影中贵族公子在像你发出邀请一般。

 

我低下头,不知道是否应该接受这句名不副实的夸奖,怨念自己不会说话尤其是在这种明明很想表达自己的时候。

 

一杯榛果风味拿铁,带走,可以么?

 

我忙不迭的应下来转头去做,却又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般悄悄抬眼继续打量这个漂亮的男孩子。他像是真的对这充斥着我糟糕的字体与不堪入目的简笔画的菜单感兴趣一般,一页一页的轻轻翻看着,嘴角带着一抹化不开的微笑。他翻得很认真,也很小心,我觉得自己的菜单在他的手里更像是一副精美的需要善待的画作一般,这让我觉得脸都烧了起来,忽然有点羡慕那躺在桌上的菜单。

 

就如同我对他的第一认知一般,他是个极其漂亮的男孩子,他的半个手肘支在桌面上,身体略微前倾,束住的头发搭在风衣上,顺滑的倾向一侧,他一手托腮,另一只手翻看着菜单,手指修长白净,像是弹钢琴的手,像是画画的手,像是可以为人们编织一切美好梦境的手。他就那么简简单单的靠在吧台上,等着一杯普普通通的咖啡。我见过很多的客人,有浮躁的,有稳重的,有桀骜不驯的,有谦虚谨慎的,有饱经沧桑的,也有天真烂漫的,但是却是鲜少见到他这般样子的。

 

他是什么样子的呢,他是温和的,就像是他那干净的令人舒适的声线一般,他又是活力的,这个猜测可谓是毫无根据,但无端的我便有此作想。他似嫩树,又如新竹,明明没有什么绿色的饰品,但就是让我毫无理由的联想至此。他的气质干净又清冽,让人心生亲近但又觉得要保持距离。他不近不远的站在你的身侧,不会予以压迫,带给你安心但又不会过于靠近,让你为你那一些不想为他人知道的想法留有一份余地。我想能成为他的朋友的人一定是非常幸福的人,这个漂亮的男孩子毫无疑问会是他朋友的助力,我想亦师亦友说不定就是形容此般理想伴侣的吧。

 

我将咖啡递给他时,意料之中收到了他的感谢,话语之真诚,让我恍然有一种我做了什么真的值得人好好感谢的事情。我看着他的背影走出我昏暗的小屋,走入外面那灿烂的阳光下,不禁思绪萌生,

 

他所求所寻必将成真,所面临的苦楚如流过的水,终将逝去,而在那往后,他在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虽有黑暗,仍像早晨。

 

不禁想祝福他的人生,对这样一个漂亮的,干净的,气质非凡的,礼貌得体的,引人注目的又笑容真诚的男孩子。

 

那便去祝福吧,

 

我拿起笔在当天的账本上记下,20××年,一位精灵来到了我的店里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他,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一个蓝眼睛的美好的精灵。

end

对叶子所有的想法都被我语无伦次的表达在这里了吧,,写不出他一半的好也是无奈,,本意想写一见钟情,用在同人文中,后来怎么想都觉得自己的笔触无法写出那种惊鸿一面的震撼感于是作罢,最后形成了这个读起来别别扭扭的小脑洞🌚🌚,深夜语无伦次,胡言乱语忘不要见怪啦😌

【反逆白黑】黑猫

朱雀遇到了一只黑猫,在雨天里脏兮兮的出现在了自己无人拜访的塔楼门前

 

那只黑猫就那么无遮无避的蹲在他的门前,身上的毛在雨下拧结在一起,看起来乱杂杂的一片,但是就是这样一只老猫却是仰着头,猫瞳里看着他,宛如笃定这个着装奇怪的男子一定会收留它一般,。

 

不是没有动过恻隐之心,亚瑟跑丢之后他便再也不曾养过猫,但是现在,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杂乱的看起来连生活气息都没有的房间,他觉得现在的自己可能养不活这只猫……不如让他再寻一户好人家,至少不是跟着自己过着上顿不接下顿的生活。他关上门,将那只可怜的,但是看起来颇有些小骄傲的猫留在了外面。

 

朱雀不曾想到的是这只黑猫的执着,它宛如认定了自己是它未来的主人一般,就那么直接的,以不容拒绝的姿态蜗居在了他的门前。朱雀很少出门,近年来更是鲜有访客,除了必要场合象征意义的出席外,他在现如今的政坛上愈加失去了话语权,也不再有讲话的必要。他看着曾经被自己和他捧在手心的女孩如何一步步的打造一个稳定和平的世界,他们,他,鲁路修还有娜娜莉最终成功了,zero 可以是任何人,任何人也都可以成为zero。对于这个和平的世界,可能他已经不再被需要了,那这只猫呢,这只聪明又固执的老猫呢。他从楼上打量着那只黑猫,看着他白天的时候自己乖巧的去外面散步,下午则跑回到自己的窝前。剩下的时光,那只猫或是自己在栏杆上玩平衡木,或者叼着不知从哪里来的小鱼干,有的时候则是舔着自己略失去光泽的爪子,如果感觉到朱雀的视线便会迅速放下来,然后假装若无其事的抓一抓自己的耳朵。朱雀直觉它是一只聪明的猫,甚至可以按照中国的古话讲一句通灵性。它没有任何必要呆着这个既不遮风避雨也没有稳定生活的台阶上,它大可以在一户温暖的家庭里,舔着固定份的牛奶,睡在踏实暖和的窝中。但是它却没有走,固执的留在台阶上他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执着的等待着门后的人的一个答复。

 

其实朱雀大可以拜托娜娜莉收养这只猫,他们情同兄妹,一起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但是他不想,他觉得自己没有理由可以去麻烦她。他不知别人怎么看,但事实是他有愧于她,这是不可改变的事情

 

朱雀最后还是收养了这只固执的像一块顽石般的老猫。毕竟他还有时间,看起来无尽头一样的时间。他打开了那扇黑色的门,叹了口气哑着嗓子说了一句进来吧,黑猫从自己的窝里抬起了头,和他静默的对视了两秒后从不知从哪拾来的软垫上爬了起来,迈着堪称优雅的步子蹭着朱雀的脚边进了屋子。

 

之后的日子堪称平淡,每一天的时间都不需要刻意的去记忆,他将以前亚瑟用过的碗拿了出来,黑猫也没有嫌弃的接受了,他开始一步步的习惯转过转角看见黑猫趴在桌角舔牛奶,习惯了黑猫在自己放空时趴在自己的披风上打瞌睡,习惯了黑猫在自己起夜的时候蹲在桌子上亮闪闪的眼睛。他觉得生活就是这样如此静止般的走过,没有任何的波澜起伏,他也会在这种没有波澜的日子里和这只垂老的猫等待属于他的最后的审判,等待那最后的他希冀的钟声。

 

他的希冀终没有等到,黑猫还是走在了他的前面,就好像之前无数次经历过的一样,他永远的站在岸上,看着身边的人流水一般经过自己,无论多么的轰轰烈烈,最终都趋于平淡,落入尘埃。

 

“我这一生。。。”他接不下去了,他觉得自己所走过的时间就是最大的惩罚,从失手捅死自己的父亲的时候,从拒绝了鲁路修的邀请的时候,从他掏出枪的时候开始,他就踏入了这个死循环,他停留在生的边界,送走一个个于他而言本应不可或缺的人。

 

他看着那只愿意占着自己的沙发,喜欢睡在自己的枕边的猫被就这么走了,就像当年他看着自己的挚友在自己的身边被死神一点点的带走,他当时没有挽留,现在也没有。当时他是白色死神, 死神不会因为年纪的增长而善良,只会更加迟缓。他老的留不住任何东西了

 

他变得更爱回想,像一个垂老的老人,为自己仅剩的记忆如数家珍,他想起自己最快乐的时间在童年,那个被师傅教训后躲在那个破旧仓库里听身边的挚友骂着自己的声音。最年轻气盛的几年,他驾驶着机甲,驰骋过半个世界的战场,他有过崇拜的女神,信任的同学,还有终身效忠的王。在之后他带着接过的面具,跟着娜娜莉征战了几年,少女的决断遗传了她的哥哥,那时他才发现,这个女孩子被他们保护的太好了,可惜鲁鲁修没机会知道了。世界和平了,他成了一个符号,一个吉祥物,一个一切可以用作象征的东西,他有了自己的雕像,在教科书中也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他走过了无人交谈的五年,在五年,他觉得时间静止在了自己的身上。曾经一时兴起他在房内做了一个后空翻,一如自己20岁般年轻的样子。

 

他去见了娜娜莉,她在王位上,带着皇冠,一个黑发的小男孩睡在她的脚边。她现在可是女王,也已为人妻人母了。娜娜莉还是像以前一样对他笑着,她一直知道他的身份,她从未要求他哪怕摘下一次面具。

 

"你是要走了么,朱雀"

 

她的嗓音不再少女了,仔细看的话眼角还有着皱纹,她老了,他们都不再年轻了。当年的英雄们被埋在了尘土下,知情的人也逐渐老去,世界已经不再属于他们了。

 

"嗯,我……"

 

像是许久不说话一般,他觉得声音摩擦着声带,蹭着,无法突破那层隔膜表达出他的想法。

 

"我觉得我留不住你,朱雀,是我自私的留住了你,我希望你原谅我的自私,与软弱。你应该自由的,朱雀,你本应是英雄,顶天立地,接受你的人民的欢呼,是我……"

 

"不,娜娜,这是我,我们的决定,应该说是我们牵累了你。你成为了不错的女王,娜娜,他会高兴的"

 

娜娜莉又笑了起来,眼角的皱纹加深了起来,她笑着说"如果你夸奖我是个好妹妹我会更高兴"

 

"你一直都是,我们一直都为你骄傲"

 

"朱雀,"娜娜莉停下了笑容,"之后不会再见了。"

 

"是啊,我就是来道个别,不见了,娜娜"

 

"不见,朱雀"

 

朱雀回去后躺在了床上,他放松思绪,感受着身体开始渐渐的衰老,曾经受过的伤再度疼痛的提醒着自己,赊来的命曾有多么的漫长。他感受到左脸颊处,那个被他洗掉的,血的手印像是火一般烧了起来,他感受着疼,也感受着生命的流逝。在鲁鲁走后的20年后,他终于赎完了自己所有的罪,迎来了自己的解放与救赎。

 

"到最后还不是让我来帮你们,一个两个的,还是孩子"

 

皇宫里燃起了火,在zero的塔楼处,他就像是天降一般,降临在了那个混乱的时代带着人们革命,创造了这个世界的崭新的未来。他也如同被召集回去一般,他是借给人类的财富,他的真面目无人得知,他带给人们很多,对自己却什么都没留下。娜娜莉主持了那场葬礼,她平静的作着演讲,带着世人一起哀悼这位伟大的革命者与英雄。zero的棺材中没有可以存放的,寄托哀思的事物,娜娜莉女王在众目睽睽下,将黑色的王与白色的骑士棋子放在了棺材中。

 

"愿亡灵安息"

【AL】久病

“医生,你说,我还会活多久?”

 

这种对话自从他跟莱戈拉斯熟识之后就会经常发生,作为莱戈拉斯的主治医师,他深深地感受到这个孩子的可爱与难缠。

 

“莱戈拉斯,你要知道只要能配合治疗,你会出院的,只是需要花上那么一点的时间。”

 

“哈,医生先生你又叫错了,你应该叫我1201床,我们不是商量好了么”

 

“啊,算我叫错了。需要我现在祈求一下你的原谅么,1201”

 

“如果下次能背着护士小姐带给我一点兰巴斯,我就会无限感激的!”

 

“你知道是不可能的吧,,,,,”

 

“所以才叫做希冀啊,遵纪守法的阿拉贡先生~~`”

 

“那我更希冀你不要再逃避吃药,你的护士小姐已经向我来告过状了。”

 

“吃药并没有奖励,我比较想有点实际的念想”

 

“那你不如睡一觉,在梦里的话选择性不会多些?”

 

“那样的话我更愿意跟金雳拌嘴,我厌倦在床上呆着的生活,我需要新鲜的空气,我需要接触地面,阳光!”

 

“抗议无效我的病人,如果你配合的态度能更好一些的话,我会考虑一下瞒过严肃的西亚女士满足你一点小愿望”

 

“我希望你不是在骗我,阿拉贡先生”

 

“我何时是那样的人?”

 

“任何时候”莱戈拉斯接过了药片,算得上是乖巧的接过水杯将药一并吞咽而下。

 

“出院那天我就要离医院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

 

“美好的愿望不是,我祝你成功喽”

 

 “啊,阿拉贡”在他要踏出病房门前,莱戈拉斯叫住了他。

 

“今天还有?”

 

“恩,,麻烦你了~这次是给小时候的一个青梅的,拜托你到时候帮我带过去了啊~”

 

“恩,没问题~不过,你小子是不是又让我免费跑腿还坑了我一波邮票钱?”

 

“你要觉得介意,可以顺路买一个兰巴斯,让你的出行计划更有意义”

 

“还是睡你的觉吧,做梦的小王子”

 

“你对我有失公正”

 

“那也不是在你还有求于我的时候”说罢阿拉贡就转身离开了1201号病房,将那个气鼓鼓的小孩子留在了病房内。

 

他左手拿着莱戈拉斯的病例,轻轻地随着步伐拍着自己的左腿侧,走在病房间的走廊上。为了减小占地面积,增大使用空间,医院将走廊修建的过于狭窄,两边则都是病房,病人的呻吟和护士的叮咛声偶尔能够听到。这是住院区,在这里躺着的人,没多少还是精力充沛的状态。他们在日复一日的病痛,治疗中不断地循环,刚进来时烦躁也被这单调的循环磨为平静,最后变得空洞苍白。他们有很多的访客,但是却给自己限定固定的生活空间,他们给自己的灵魂画地成牢,固执的又疲于得到应有的救赎。

 

可是,莱吉。。。。莱吉是不一样的。

 

阿拉贡的手顿了一下。他将病例重新拿在手上开始翻看,住了两年的院,依旧只有这薄薄几页纸,轻的不堪一击。莱吉是不同的。

 

阿拉贡作为一个刚上任的医师,自然不会将多么困难的病例交给他,于是,托了这个福,他遇到了莱吉,自己人生中,第一个将信任完全交到自己手上的病人。莱吉的病情很简单,单纯的先天性心脏病,加上自身体质弱,就是一个从出生开始就为生命记入倒计时的孩子。他自己倒是对此并不介意,谈起来时,也总是嘻嘻哈哈的表示说“可能是因为我上辈子是个活了很久的super大英雄,所以这辈子就要形象转换了吧~”但是这也是莱吉与众不同的地方,在这苍白的住院部,他就想住在走廊尽头的阳光,总有着吐不完的槽和各种令他开心的话题。那个走廊尽头的房间也就因着这个阳光的孩子成为了这个医院的别样的地方。莱戈拉斯他爱说笑,爱写信,但是回信和访客却是零,他不爱吃药,更喜欢扎针,就因为“药片的苦涩余毒了我品尝美食的味蕾”这种荒唐的理由,他喜欢和为他看病的医生护士们谈笑,喜欢跟同样身为主治医生,负责别的隔壁房病情的金雳吵架。他们幼稚的对话却在他们自己的眼里有着别样的风趣,貌似吵个三天三夜都停不下来,同样,他又很固执,他固执的要求阿拉贡叫他1201,他说人就和猫呀狗呀一样,如果有了名字,离别的时候就会伤感了。阿拉贡揉着他留长了的头发说,我会让你早日从这个病房出去呼吸你的新鲜空气的,别占用国家医疗资源啊。莱吉也会配合的表示,哦,那你倒是试试看啊,不吃药片的话,我会奉陪的!

 

怎么想都是一个令人头疼但又喜欢的不得了的孩子。

 

在胡思乱想中,阿拉贡走回了电梯口附近的护士站,西亚看到他回来就起身接过了他的病例,并开口

 

“他这会乖乖吃上药了?”

 

“啊,一片不落,”

 

“哇,阿拉贡,你是不是有什么魔力啊,竟然能让这个孩子乖乖听话了”

 

“可能是,看的人际交往1000篇起作用了?”他耸了下肩,看着西亚冲他一副你就吹吧的表情继续道“不过我现在也要下班了,就不传授给你技能了,自己参悟吧”

 

“下班积极,难道有我们隐藏的女朋友?”

 

阿拉贡掏出兜里的信晃了一下“只有比我更加准时的邮差”

【AL】标题随缘啦www

私设都是空军,空军队长人皇和空军小王牌叶子

私设叶子比人皇小,,就按照精灵对人类的年龄折算法计算吧。。。

对空军了解不多,是个伪军事迷(几乎是啥也不懂的那种)设定有误请见谅量~

 

经过一段混乱之后,阿拉贡终于成功的连接上己方战机的信号频道。

 

“报告各自损失情况!能听到我的战机,报告损失情况!”

 

当他吼完这句话之后频道里少见的静了一下,之后队员们按照自己的编号接连在频道中爆出自己目前情况与受损情况。他们受损惨重,这不是一场正规的战斗,是一场偶然的遭遇战,敌军从高空地对奉命前往战场的他们发起了攻击,尽管在阿拉贡的指挥下队员们对此情况迅速应战,将寡不敌众的歼灭战变为一场混战,但是人数的缺失也成为了他们成为这场混战中失败的主要原因。

 

上天,这不是童话故事,再坚定的爱国信念也拯救不了他们这种残局。

 

在一片报告声中,阿拉贡没有听到莱格拉斯的声音,他边操作着战机尽力甩开后方敌机的追踪,边竭力去辨别通讯频道里每一个人的声音,他的莱格拉斯的声音应该在这其中,不,一定要在这其中,频道中静了一下,报告声已经结束了,他们不仅状况不好,而且也没有了他们的小王牌,不应该是这样的。阿拉贡拉动操作杆忽然反向飞行甩过了敌方战机的跟踪后对剩余队员下令,甩掉追踪战机放出所有剩余的烟幕弹,返回基地。他刚下完令,眼前就看到一架己方战机在自己的眼前骤然急转直下,垂直的向下方坠去,阿拉贡立刻转动战机向前攻击,敌方战机被击中的声音应声传来。垂直下落的战机坠到一定高度时忽然拉平,速度得到调整后的战机又冲回云端战场顺势击落了两架对他的出现措手不及的敌方战机。阿拉贡终于听到频道里他最盼望听到的声音,有一点点的兴奋,但更多的是军人的克制与冷静。队员莱格拉斯,无敌军追踪,无战损,完毕。果然,在他眼前实行垂直飞行的就是他的莱格拉斯。

 

在预定的时间内,所剩的队员将烟幕弹全弹发射,一时间混战区内能见度低的分辨不清方向,敌人像是接到了死命令一般,冒着打死己方战机的风险对他们展开了进攻,阿拉贡的飞机一边羽翼收到炮弹的擦过,所幸不至于到报废的程度,只是水平度与瞄准度同时收到了较大的影响。他拉动操作杆企图按照预定路线撤离时看到了收到敌军追击的己方战机,编号07,是佛罗多驾驶的飞机。他刹住操作杆折返去解救这个刚来队伍里的小新人,本身所想的营救计划因机翼受损收到了不小的影响,他迅速适应了需要偏左操作才得以平衡的战机并成功的阻断了地方追击佛罗多的轨迹。剩下的是如何将这追出来的敌军送回地面的问题。有时,阿拉贡不得不吐槽空军的作战方式的单一化,因为无论怎么发展,到最后都会演变成一场追逐战,敌军有的是时间可是他没有,这场追逐战如果不能速战速决他就输定了。莱格拉斯的声音从私人频道里传出来,只有他俩的话,这个小王牌从不爱和他伪装什么,他焦急的开口,

 

“阿拉贡,你的信号显示还在战区,你发生什么情况了,是否需要救援,阿拉贡?????”

 

他不知道怎么直接回应莱格拉斯的问题,他需要救援,当然,但是能放弃这个好不容易逃出来的机会要求救援?他们本身就是任务失败,总不能还要为此全灭吧。阿拉贡打开公共频道,对希优顿下令,

 

“现在集合所有逃出的士兵立刻返回基地,注意提防追踪,禁止对滞留战场的队员做出任何以牺牲为代价的救援行为,重复一次,以不暴露基地为主要目的,尽可能的让逃出战区的队员归队,明白?”

 

说完他将公共频道的通讯撤掉,私心的还是留下了私人通讯频道。他的小王牌的呼吸声就像在耳边一样,即使是在战机中,在他被后方敌机追着打的炮弹炸在耳边时依旧听的很是清楚。

 

“你真他妈是个笨蛋。”

 

过了半天那边传来那么一句话。他低声笑了一下,也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听得到,他没有给他回复,他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他们相处的时候更多的时候是默契,在别人看来就是沉默。他还是比较喜欢看他的叶子和金雳拌嘴的,这样的才不像是沐浴在硝烟战场上提早入伍的军人,而是有他那个年纪的孩子模样。阿拉贡操作着战机以垂直下降的方法坠落下去,这是他第一次尝试,他的头使劲的撞在了驾驶舱门上,顿时血流下来糊了一脸,他头有些晕,看不清前面的轨迹,按照他的记忆里那个炫技的孩子跟他炫耀的记忆他操作着这架战机,恍恍惚惚的他听到莱格拉斯在频道里对他说,我在基地等你回来,别死在外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