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雨墨

love me?

【师无渡个人向】问答

私设如山,有写错的地方请大家不要介意( '▿ ' )

三界皆知,那上天庭的水横天偷换他人命格,东窗事发,事件败露,曾经风光无限的神官如今也只有一具无头尸骨和众人隐含快意与嘲笑的评价。他生时有多少人追捧,现如今就有多少人唾弃。也真真是风水轮流转,今非昔比,不免唏嘘。对于这样一个"风云"人物,阴府官员自知自己逃不过这一仙京来的麻烦。他生来就是给人书写命运评判过时,他执笔记录他人生前功过,再决定他人转世轮回。他见过太多的灵魂,平民百姓有,皇亲贵族有,神官阴鬼也有。他不怕那水横天在这阴曹地府横行跋扈,他见过傲气的人,最后也不过是一行文字盖过生前种种,再决定他往后来生。于是他便耐心的等等这么一个话题人物自行来跟他报道。于是,他便见到了水师水横天。站在他面前的男子清清冷冷,着白色衣衫,抬眸望来,眼角挂着一丝丝的骄傲与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如果说他是水,那便是那早春初融的溪水,清澈冷冽,可观却不可近。阴府官员坐正,将那沉甸甸的生死簿翻开,着白纸第一面,他将笔悬停在纸面上,开口道,师无渡,你可知悔改?

"不知悔,何来改"

"你篡夺他人命格以谋私,你妄害他人性命以为己,此皆大过大祸,你可知悔改"

"我篡夺他人命格不用于己身,我妄害他人性命更是无以论道,那我又何来的悔,不知悔更谈不及改"
阴府官员摇头,水横天啊水横天,你可知三界上下要去你性命的人有多少

"我不知"

"那你可知,转世轮回还是魂飞魄散都只在这功德录上一笔之事么"

水师笑,声音还是满满的傲气不减,"我不在意,重新轮回还是魂飞魄散于我无大区别与意义"

阴府官员再度摇头,他不曾见如此执拗之人,他开口道,"冥顽不灵,你难道不顾及自己尚在人世的兄弟?你为他瞒天过海,难道现在你要撒手不管么?"

水师听罢,一改刚才的冷漠应答,大笑出声,"青玄?他现在好好活着就不用我操心,我师无渡的弟弟不需要别人发善心救济而活,我说他没出息也就在我身边而已,离了我他自是骄傲倔强的命,何又让我为之挂念"

阴府官员放下了拿在手中的笔,他不知道如何书写这样一个桀骜的灵魂,判生不得但他又觉得不应至死。至少这样一个人不应该现在就彻底结束,他觉得可惜。尽管只是几句话的时间,师无渡给他留下的印象却不似传闻般,如果可以凭自己决定,他不会让这样一个惊艳的灵魂结束在这阴暗无光的地府。他可是神官,掌管水域,受人敬爱,可是一代功勋,可是天纵奇才,就他所看到的师无渡的每一条路都是如此的精彩绝艳,命不该绝,命不该绝啊。

阴府官员再度开口,声音不似之前那般冷漠,"那就让这判笔自己来书写你未来的命运吧,"顿了一下,他轻声的附加道"在这之前你有没有什么愿望,你毕竟还是过上天庭的神官,虽然落得如此天地,但尔等也不算是落井下石之人,你有愿望大可讲出来,能力范围内,我们自会帮忙。"

师无渡听了,却忽然少见的沉默了,阴府的小鬼站在他的身侧,他们看着这跌落神坛的神官,眼中或嘲笑或同情,无数的人在这最后一刻求生,他们恐惧于魂飞魄散,恐惧于不得轮回,无论多么倔强坚强的灵魂,在最后一刻总是求着生,这就是本欲,自古英雄豪杰不外,神官自也不外,,

水师再度开口,声音平和又安静,不似之前的骄傲锐气,也不似死亡当前的恐惧与迷茫,他就像是陈述一件事情般开口道

如果可以,他顿了一下,像是组织语言般又重新开口,

如果可以让我再见一下青玄,让我看他一眼,

阴府官员摇头,却也不再言语,他挥手指向那阴界的漕河,水上浮动的生灵宛如被阻隔般停下,在那透明的拦隔带中,水师又看到了青玄,一个脏兮兮的,断了胳膊腿,兀自睡在一群乞丐中间的青玄,一个他未曾见到过的青玄。还未来得及叹息,周围一名乞丐走向青玄并对别人道,老风这可算是睡着了,你那破布去哪了,垫着干嘛,拿出来给老风盖上啊!

影像消失时,在一片沉默中水师忽然狂笑,阴府官员问,你准备接受你的命运了么?

水师道,何来的命运,我只是走我该走的路,

说罢便兀自走向了阴桥

众小鬼不解,凑过去问那高座上的官员,"他会生,还是会死"

官员合上空白一片的生死簿道,他的命不该由我们来决定,他走的路便是他该去的方向。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