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雨墨

love me?

the first time i met you

我见到了一个特别的男人,在这令人昏昏欲睡的午后时光。

 

我相信即使不是在这个偏僻的窄巷他也会是一个令人瞩目的男人。在我抬头望向门口时,在门框隔断的玻璃中,我便看到了他的背影。他的身材修长,金色的长发被黑色的发绳简简单单的缠绕了两圈,松垮垮的撇在后面。他背部挺直,高挑的身材与完美的肩宽将他所着的米色的风衣更显修长与风度。

 

可真是个衣服架子,我不禁感叹。

 

他貌似在打电话,站在我咖啡店的门前,背对着我,一只手举着电话,另一只空闲下来的手便开始把玩那个挂在门上的风铃。他逆着光,剪影都是一副美好的光景,我伸手,像框飞机一样将那个偷得半日浮闲才得以有缘一见的背影框在自己的手指之间。我猜想他可能是一位模特,靠气质吃饭,随便一站便成为他人眼中不可多得的美景,或许他也可能是一位学者,安静的样子说不定正适合浮沉在晦涩难懂的知识殿堂中为未来的学子们开创一些特殊领域的先河。他的电话没有讲完,我便盯着他的背影,在这午后作着那浮想联翩的猜测。

 

就在我还毫无忌惮的盯着人家发呆的时候,他像是感应到我的目光一般回过了头,隔着那玻璃冲我略歉意的笑。他的眼睛是蓝色的,我迟缓的接收到那个笑容前,这一念头先一步占据了我的整个脑海。

 

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宝石蓝,婴儿蓝,海洋蓝,无论怎么说,都要用那最纯净的蓝去形容他,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蓝呢,我想可能是一眼能看到底的纯净的蓝。从正面看的话,他又不那么像个男人了,他的皮肤白皙,五官深邃立体,从神色上能看出来那独属于少年人的活力与精神气。气质纯粹干净,像是阳光下的小溪一般,清澈又充满了前进的活力。

 

他放下了电话,轻推那扇门,随着门铃清脆的撞击声,毫无阻断的走进我的店中。离得近了我才发现他的耳朵有一点点的尖,调皮的冒了个尖尖指向天空,虽然与众不同,但是在他的身上却给我一种恰到好处的感觉,

 

本应如此,我的脑海中不禁冒出了这样一句话,真是奇怪,明明是第一次见。

 

我将菜单递给他,黑色的底面上是我那被自己鄙视了无数次的圆润的宛如小学生般的奇怪字体,如果说以前我称其为独具一格,那么此刻,对我来说就是差劲至极,我觉得有点羞愧,不知道要不要开口向这位漂亮的客人解释一下。在我把自己烧红之前,他开口了,声音中充满了少年感,如他这个人一般清亮亮的。

 

很有特点的菜单呢,他的手指划过一行文字,笑着道,标准的英腔,流畅的像是电影中贵族公子在像你发出邀请一般。

 

我低下头,不知道是否应该接受这句名不副实的夸奖,怨念自己不会说话尤其是在这种明明很想表达自己的时候。

 

一杯榛果风味拿铁,带走,可以么?

 

我忙不迭的应下来转头去做,却又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般悄悄抬眼继续打量这个漂亮的男孩子。他像是真的对这充斥着我糟糕的字体与不堪入目的简笔画的菜单感兴趣一般,一页一页的轻轻翻看着,嘴角带着一抹化不开的微笑。他翻得很认真,也很小心,我觉得自己的菜单在他的手里更像是一副精美的需要善待的画作一般,这让我觉得脸都烧了起来,忽然有点羡慕那躺在桌上的菜单。

 

就如同我对他的第一认知一般,他是个极其漂亮的男孩子,他的半个手肘支在桌面上,身体略微前倾,束住的头发搭在风衣上,顺滑的倾向一侧,他一手托腮,另一只手翻看着菜单,手指修长白净,像是弹钢琴的手,像是画画的手,像是可以为人们编织一切美好梦境的手。他就那么简简单单的靠在吧台上,等着一杯普普通通的咖啡。我见过很多的客人,有浮躁的,有稳重的,有桀骜不驯的,有谦虚谨慎的,有饱经沧桑的,也有天真烂漫的,但是却是鲜少见到他这般样子的。

 

他是什么样子的呢,他是温和的,就像是他那干净的令人舒适的声线一般,他又是活力的,这个猜测可谓是毫无根据,但无端的我便有此作想。他似嫩树,又如新竹,明明没有什么绿色的饰品,但就是让我毫无理由的联想至此。他的气质干净又清冽,让人心生亲近但又觉得要保持距离。他不近不远的站在你的身侧,不会予以压迫,带给你安心但又不会过于靠近,让你为你那一些不想为他人知道的想法留有一份余地。我想能成为他的朋友的人一定是非常幸福的人,这个漂亮的男孩子毫无疑问会是他朋友的助力,我想亦师亦友说不定就是形容此般理想伴侣的吧。

 

我将咖啡递给他时,意料之中收到了他的感谢,话语之真诚,让我恍然有一种我做了什么真的值得人好好感谢的事情。我看着他的背影走出我昏暗的小屋,走入外面那灿烂的阳光下,不禁思绪萌生,

 

他所求所寻必将成真,所面临的苦楚如流过的水,终将逝去,而在那往后,他在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虽有黑暗,仍像早晨。

 

不禁想祝福他的人生,对这样一个漂亮的,干净的,气质非凡的,礼貌得体的,引人注目的又笑容真诚的男孩子。

 

那便去祝福吧,

 

我拿起笔在当天的账本上记下,20××年,一位精灵来到了我的店里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他,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一个蓝眼睛的美好的精灵。

end

对叶子所有的想法都被我语无伦次的表达在这里了吧,,写不出他一半的好也是无奈,,本意想写一见钟情,用在同人文中,后来怎么想都觉得自己的笔触无法写出那种惊鸿一面的震撼感于是作罢,最后形成了这个读起来别别扭扭的小脑洞🌚🌚,深夜语无伦次,胡言乱语忘不要见怪啦😌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