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雨墨

love me?

【反逆白黑】黑猫

朱雀遇到了一只黑猫,在雨天里脏兮兮的出现在了自己无人拜访的塔楼门前

 

那只黑猫就那么无遮无避的蹲在他的门前,身上的毛在雨下拧结在一起,看起来乱杂杂的一片,但是就是这样一只老猫却是仰着头,猫瞳里看着他,宛如笃定这个着装奇怪的男子一定会收留它一般,。

 

不是没有动过恻隐之心,亚瑟跑丢之后他便再也不曾养过猫,但是现在,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杂乱的看起来连生活气息都没有的房间,他觉得现在的自己可能养不活这只猫……不如让他再寻一户好人家,至少不是跟着自己过着上顿不接下顿的生活。他关上门,将那只可怜的,但是看起来颇有些小骄傲的猫留在了外面。

 

朱雀不曾想到的是这只黑猫的执着,它宛如认定了自己是它未来的主人一般,就那么直接的,以不容拒绝的姿态蜗居在了他的门前。朱雀很少出门,近年来更是鲜有访客,除了必要场合象征意义的出席外,他在现如今的政坛上愈加失去了话语权,也不再有讲话的必要。他看着曾经被自己和他捧在手心的女孩如何一步步的打造一个稳定和平的世界,他们,他,鲁路修还有娜娜莉最终成功了,zero 可以是任何人,任何人也都可以成为zero。对于这个和平的世界,可能他已经不再被需要了,那这只猫呢,这只聪明又固执的老猫呢。他从楼上打量着那只黑猫,看着他白天的时候自己乖巧的去外面散步,下午则跑回到自己的窝前。剩下的时光,那只猫或是自己在栏杆上玩平衡木,或者叼着不知从哪里来的小鱼干,有的时候则是舔着自己略失去光泽的爪子,如果感觉到朱雀的视线便会迅速放下来,然后假装若无其事的抓一抓自己的耳朵。朱雀直觉它是一只聪明的猫,甚至可以按照中国的古话讲一句通灵性。它没有任何必要呆着这个既不遮风避雨也没有稳定生活的台阶上,它大可以在一户温暖的家庭里,舔着固定份的牛奶,睡在踏实暖和的窝中。但是它却没有走,固执的留在台阶上他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执着的等待着门后的人的一个答复。

 

其实朱雀大可以拜托娜娜莉收养这只猫,他们情同兄妹,一起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但是他不想,他觉得自己没有理由可以去麻烦她。他不知别人怎么看,但事实是他有愧于她,这是不可改变的事情

 

朱雀最后还是收养了这只固执的像一块顽石般的老猫。毕竟他还有时间,看起来无尽头一样的时间。他打开了那扇黑色的门,叹了口气哑着嗓子说了一句进来吧,黑猫从自己的窝里抬起了头,和他静默的对视了两秒后从不知从哪拾来的软垫上爬了起来,迈着堪称优雅的步子蹭着朱雀的脚边进了屋子。

 

之后的日子堪称平淡,每一天的时间都不需要刻意的去记忆,他将以前亚瑟用过的碗拿了出来,黑猫也没有嫌弃的接受了,他开始一步步的习惯转过转角看见黑猫趴在桌角舔牛奶,习惯了黑猫在自己放空时趴在自己的披风上打瞌睡,习惯了黑猫在自己起夜的时候蹲在桌子上亮闪闪的眼睛。他觉得生活就是这样如此静止般的走过,没有任何的波澜起伏,他也会在这种没有波澜的日子里和这只垂老的猫等待属于他的最后的审判,等待那最后的他希冀的钟声。

 

他的希冀终没有等到,黑猫还是走在了他的前面,就好像之前无数次经历过的一样,他永远的站在岸上,看着身边的人流水一般经过自己,无论多么的轰轰烈烈,最终都趋于平淡,落入尘埃。

 

“我这一生。。。”他接不下去了,他觉得自己所走过的时间就是最大的惩罚,从失手捅死自己的父亲的时候,从拒绝了鲁路修的邀请的时候,从他掏出枪的时候开始,他就踏入了这个死循环,他停留在生的边界,送走一个个于他而言本应不可或缺的人。

 

他看着那只愿意占着自己的沙发,喜欢睡在自己的枕边的猫被就这么走了,就像当年他看着自己的挚友在自己的身边被死神一点点的带走,他当时没有挽留,现在也没有。当时他是白色死神, 死神不会因为年纪的增长而善良,只会更加迟缓。他老的留不住任何东西了

 

他变得更爱回想,像一个垂老的老人,为自己仅剩的记忆如数家珍,他想起自己最快乐的时间在童年,那个被师傅教训后躲在那个破旧仓库里听身边的挚友骂着自己的声音。最年轻气盛的几年,他驾驶着机甲,驰骋过半个世界的战场,他有过崇拜的女神,信任的同学,还有终身效忠的王。在之后他带着接过的面具,跟着娜娜莉征战了几年,少女的决断遗传了她的哥哥,那时他才发现,这个女孩子被他们保护的太好了,可惜鲁鲁修没机会知道了。世界和平了,他成了一个符号,一个吉祥物,一个一切可以用作象征的东西,他有了自己的雕像,在教科书中也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他走过了无人交谈的五年,在五年,他觉得时间静止在了自己的身上。曾经一时兴起他在房内做了一个后空翻,一如自己20岁般年轻的样子。

 

他去见了娜娜莉,她在王位上,带着皇冠,一个黑发的小男孩睡在她的脚边。她现在可是女王,也已为人妻人母了。娜娜莉还是像以前一样对他笑着,她一直知道他的身份,她从未要求他哪怕摘下一次面具。

 

"你是要走了么,朱雀"

 

她的嗓音不再少女了,仔细看的话眼角还有着皱纹,她老了,他们都不再年轻了。当年的英雄们被埋在了尘土下,知情的人也逐渐老去,世界已经不再属于他们了。

 

"嗯,我……"

 

像是许久不说话一般,他觉得声音摩擦着声带,蹭着,无法突破那层隔膜表达出他的想法。

 

"我觉得我留不住你,朱雀,是我自私的留住了你,我希望你原谅我的自私,与软弱。你应该自由的,朱雀,你本应是英雄,顶天立地,接受你的人民的欢呼,是我……"

 

"不,娜娜,这是我,我们的决定,应该说是我们牵累了你。你成为了不错的女王,娜娜,他会高兴的"

 

娜娜莉又笑了起来,眼角的皱纹加深了起来,她笑着说"如果你夸奖我是个好妹妹我会更高兴"

 

"你一直都是,我们一直都为你骄傲"

 

"朱雀,"娜娜莉停下了笑容,"之后不会再见了。"

 

"是啊,我就是来道个别,不见了,娜娜"

 

"不见,朱雀"

 

朱雀回去后躺在了床上,他放松思绪,感受着身体开始渐渐的衰老,曾经受过的伤再度疼痛的提醒着自己,赊来的命曾有多么的漫长。他感受到左脸颊处,那个被他洗掉的,血的手印像是火一般烧了起来,他感受着疼,也感受着生命的流逝。在鲁鲁走后的20年后,他终于赎完了自己所有的罪,迎来了自己的解放与救赎。

 

"到最后还不是让我来帮你们,一个两个的,还是孩子"

 

皇宫里燃起了火,在zero的塔楼处,他就像是天降一般,降临在了那个混乱的时代带着人们革命,创造了这个世界的崭新的未来。他也如同被召集回去一般,他是借给人类的财富,他的真面目无人得知,他带给人们很多,对自己却什么都没留下。娜娜莉主持了那场葬礼,她平静的作着演讲,带着世人一起哀悼这位伟大的革命者与英雄。zero的棺材中没有可以存放的,寄托哀思的事物,娜娜莉女王在众目睽睽下,将黑色的王与白色的骑士棋子放在了棺材中。

 

"愿亡灵安息"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