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雨墨

love me?

【AL】久病

“医生,你说,我还会活多久?”

 

这种对话自从他跟莱戈拉斯熟识之后就会经常发生,作为莱戈拉斯的主治医师,他深深地感受到这个孩子的可爱与难缠。

 

“莱戈拉斯,你要知道只要能配合治疗,你会出院的,只是需要花上那么一点的时间。”

 

“哈,医生先生你又叫错了,你应该叫我1201床,我们不是商量好了么”

 

“啊,算我叫错了。需要我现在祈求一下你的原谅么,1201”

 

“如果下次能背着护士小姐带给我一点兰巴斯,我就会无限感激的!”

 

“你知道是不可能的吧,,,,,”

 

“所以才叫做希冀啊,遵纪守法的阿拉贡先生~~`”

 

“那我更希冀你不要再逃避吃药,你的护士小姐已经向我来告过状了。”

 

“吃药并没有奖励,我比较想有点实际的念想”

 

“那你不如睡一觉,在梦里的话选择性不会多些?”

 

“那样的话我更愿意跟金雳拌嘴,我厌倦在床上呆着的生活,我需要新鲜的空气,我需要接触地面,阳光!”

 

“抗议无效我的病人,如果你配合的态度能更好一些的话,我会考虑一下瞒过严肃的西亚女士满足你一点小愿望”

 

“我希望你不是在骗我,阿拉贡先生”

 

“我何时是那样的人?”

 

“任何时候”莱戈拉斯接过了药片,算得上是乖巧的接过水杯将药一并吞咽而下。

 

“出院那天我就要离医院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

 

“美好的愿望不是,我祝你成功喽”

 

 “啊,阿拉贡”在他要踏出病房门前,莱戈拉斯叫住了他。

 

“今天还有?”

 

“恩,,麻烦你了~这次是给小时候的一个青梅的,拜托你到时候帮我带过去了啊~”

 

“恩,没问题~不过,你小子是不是又让我免费跑腿还坑了我一波邮票钱?”

 

“你要觉得介意,可以顺路买一个兰巴斯,让你的出行计划更有意义”

 

“还是睡你的觉吧,做梦的小王子”

 

“你对我有失公正”

 

“那也不是在你还有求于我的时候”说罢阿拉贡就转身离开了1201号病房,将那个气鼓鼓的小孩子留在了病房内。

 

他左手拿着莱戈拉斯的病例,轻轻地随着步伐拍着自己的左腿侧,走在病房间的走廊上。为了减小占地面积,增大使用空间,医院将走廊修建的过于狭窄,两边则都是病房,病人的呻吟和护士的叮咛声偶尔能够听到。这是住院区,在这里躺着的人,没多少还是精力充沛的状态。他们在日复一日的病痛,治疗中不断地循环,刚进来时烦躁也被这单调的循环磨为平静,最后变得空洞苍白。他们有很多的访客,但是却给自己限定固定的生活空间,他们给自己的灵魂画地成牢,固执的又疲于得到应有的救赎。

 

可是,莱吉。。。。莱吉是不一样的。

 

阿拉贡的手顿了一下。他将病例重新拿在手上开始翻看,住了两年的院,依旧只有这薄薄几页纸,轻的不堪一击。莱吉是不同的。

 

阿拉贡作为一个刚上任的医师,自然不会将多么困难的病例交给他,于是,托了这个福,他遇到了莱吉,自己人生中,第一个将信任完全交到自己手上的病人。莱吉的病情很简单,单纯的先天性心脏病,加上自身体质弱,就是一个从出生开始就为生命记入倒计时的孩子。他自己倒是对此并不介意,谈起来时,也总是嘻嘻哈哈的表示说“可能是因为我上辈子是个活了很久的super大英雄,所以这辈子就要形象转换了吧~”但是这也是莱吉与众不同的地方,在这苍白的住院部,他就想住在走廊尽头的阳光,总有着吐不完的槽和各种令他开心的话题。那个走廊尽头的房间也就因着这个阳光的孩子成为了这个医院的别样的地方。莱戈拉斯他爱说笑,爱写信,但是回信和访客却是零,他不爱吃药,更喜欢扎针,就因为“药片的苦涩余毒了我品尝美食的味蕾”这种荒唐的理由,他喜欢和为他看病的医生护士们谈笑,喜欢跟同样身为主治医生,负责别的隔壁房病情的金雳吵架。他们幼稚的对话却在他们自己的眼里有着别样的风趣,貌似吵个三天三夜都停不下来,同样,他又很固执,他固执的要求阿拉贡叫他1201,他说人就和猫呀狗呀一样,如果有了名字,离别的时候就会伤感了。阿拉贡揉着他留长了的头发说,我会让你早日从这个病房出去呼吸你的新鲜空气的,别占用国家医疗资源啊。莱吉也会配合的表示,哦,那你倒是试试看啊,不吃药片的话,我会奉陪的!

 

怎么想都是一个令人头疼但又喜欢的不得了的孩子。

 

在胡思乱想中,阿拉贡走回了电梯口附近的护士站,西亚看到他回来就起身接过了他的病例,并开口

 

“他这会乖乖吃上药了?”

 

“啊,一片不落,”

 

“哇,阿拉贡,你是不是有什么魔力啊,竟然能让这个孩子乖乖听话了”

 

“可能是,看的人际交往1000篇起作用了?”他耸了下肩,看着西亚冲他一副你就吹吧的表情继续道“不过我现在也要下班了,就不传授给你技能了,自己参悟吧”

 

“下班积极,难道有我们隐藏的女朋友?”

 

阿拉贡掏出兜里的信晃了一下“只有比我更加准时的邮差”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