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雨墨

love me?

【AL】标题随缘啦www

私设都是空军,空军队长人皇和空军小王牌叶子

私设叶子比人皇小,,就按照精灵对人类的年龄折算法计算吧。。。

对空军了解不多,是个伪军事迷(几乎是啥也不懂的那种)设定有误请见谅量~

 

经过一段混乱之后,阿拉贡终于成功的连接上己方战机的信号频道。

 

“报告各自损失情况!能听到我的战机,报告损失情况!”

 

当他吼完这句话之后频道里少见的静了一下,之后队员们按照自己的编号接连在频道中爆出自己目前情况与受损情况。他们受损惨重,这不是一场正规的战斗,是一场偶然的遭遇战,敌军从高空地对奉命前往战场的他们发起了攻击,尽管在阿拉贡的指挥下队员们对此情况迅速应战,将寡不敌众的歼灭战变为一场混战,但是人数的缺失也成为了他们成为这场混战中失败的主要原因。

 

上天,这不是童话故事,再坚定的爱国信念也拯救不了他们这种残局。

 

在一片报告声中,阿拉贡没有听到莱格拉斯的声音,他边操作着战机尽力甩开后方敌机的追踪,边竭力去辨别通讯频道里每一个人的声音,他的莱格拉斯的声音应该在这其中,不,一定要在这其中,频道中静了一下,报告声已经结束了,他们不仅状况不好,而且也没有了他们的小王牌,不应该是这样的。阿拉贡拉动操作杆忽然反向飞行甩过了敌方战机的跟踪后对剩余队员下令,甩掉追踪战机放出所有剩余的烟幕弹,返回基地。他刚下完令,眼前就看到一架己方战机在自己的眼前骤然急转直下,垂直的向下方坠去,阿拉贡立刻转动战机向前攻击,敌方战机被击中的声音应声传来。垂直下落的战机坠到一定高度时忽然拉平,速度得到调整后的战机又冲回云端战场顺势击落了两架对他的出现措手不及的敌方战机。阿拉贡终于听到频道里他最盼望听到的声音,有一点点的兴奋,但更多的是军人的克制与冷静。队员莱格拉斯,无敌军追踪,无战损,完毕。果然,在他眼前实行垂直飞行的就是他的莱格拉斯。

 

在预定的时间内,所剩的队员将烟幕弹全弹发射,一时间混战区内能见度低的分辨不清方向,敌人像是接到了死命令一般,冒着打死己方战机的风险对他们展开了进攻,阿拉贡的飞机一边羽翼收到炮弹的擦过,所幸不至于到报废的程度,只是水平度与瞄准度同时收到了较大的影响。他拉动操作杆企图按照预定路线撤离时看到了收到敌军追击的己方战机,编号07,是佛罗多驾驶的飞机。他刹住操作杆折返去解救这个刚来队伍里的小新人,本身所想的营救计划因机翼受损收到了不小的影响,他迅速适应了需要偏左操作才得以平衡的战机并成功的阻断了地方追击佛罗多的轨迹。剩下的是如何将这追出来的敌军送回地面的问题。有时,阿拉贡不得不吐槽空军的作战方式的单一化,因为无论怎么发展,到最后都会演变成一场追逐战,敌军有的是时间可是他没有,这场追逐战如果不能速战速决他就输定了。莱格拉斯的声音从私人频道里传出来,只有他俩的话,这个小王牌从不爱和他伪装什么,他焦急的开口,

 

“阿拉贡,你的信号显示还在战区,你发生什么情况了,是否需要救援,阿拉贡?????”

 

他不知道怎么直接回应莱格拉斯的问题,他需要救援,当然,但是能放弃这个好不容易逃出来的机会要求救援?他们本身就是任务失败,总不能还要为此全灭吧。阿拉贡打开公共频道,对希优顿下令,

 

“现在集合所有逃出的士兵立刻返回基地,注意提防追踪,禁止对滞留战场的队员做出任何以牺牲为代价的救援行为,重复一次,以不暴露基地为主要目的,尽可能的让逃出战区的队员归队,明白?”

 

说完他将公共频道的通讯撤掉,私心的还是留下了私人通讯频道。他的小王牌的呼吸声就像在耳边一样,即使是在战机中,在他被后方敌机追着打的炮弹炸在耳边时依旧听的很是清楚。

 

“你真他妈是个笨蛋。”

 

过了半天那边传来那么一句话。他低声笑了一下,也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听得到,他没有给他回复,他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他们相处的时候更多的时候是默契,在别人看来就是沉默。他还是比较喜欢看他的叶子和金雳拌嘴的,这样的才不像是沐浴在硝烟战场上提早入伍的军人,而是有他那个年纪的孩子模样。阿拉贡操作着战机以垂直下降的方法坠落下去,这是他第一次尝试,他的头使劲的撞在了驾驶舱门上,顿时血流下来糊了一脸,他头有些晕,看不清前面的轨迹,按照他的记忆里那个炫技的孩子跟他炫耀的记忆他操作着这架战机,恍恍惚惚的他听到莱格拉斯在频道里对他说,我在基地等你回来,别死在外面了

评论(3)

热度(24)

  1. 白水行沐雨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杏的粮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