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雨墨

love me?

有生一天

太久没看过家教了,重温的时候忽然被尤尼和γ这对戳到了,看到结尾的时候更是哭的惨兮兮,以此来纪念一下一天的补番!如果有年龄错误请不要在意~

 

尤尼悄悄的在屋子外的草地里种下了一颗风信子的种子,她知道只有一颗种子的花朵,很难发芽,这个孤单的小种子就要自己一个人熬过将要到来的寒冬,在地底独自沉睡,之后在春天在努力的发芽,明明觉得可能性很低,但是尤尼对她的种子充满了希望,她相信一个冬天后,即使她忘记了她此刻种下的位置,她也会在不经意间,在这一片由家族精心照料的草地里发现这朵白色的小花冲她招手,尤尼用手指轻轻的戳了一戳那刚被埋出的小鼓包,她莫名的相信她的小花会开出花朵,就像仅有9岁的她莫名确定自己是喜欢着γ一样。

尤尼她总是对这些事情抱有着别人不懂的希望,哦,她一直如此。

 

γ的出现带着那么一点点的必然与巧合,尤尼从小没有受过父亲的疼爱,她从出生起并未解除过任何异性,她有无比温柔的,笑起来像阳光一样的母亲,她觉得母亲就是自己的大树,她可以一直依偎着她,听着她的歌声入眠,在她温柔的目光中结束一个又一个她记不清的梦,她的童年,简单,单调,却让她记忆深刻。她读书,很少的外出让她对外界充满了渴求,母亲从来不会制止她读书的行为,甚至极少的时候,她会握着尤尼的手,指着那一行行的文字教她读出来。或是书籍让她更早的成熟,她很少向母亲发出提问,冥冥之中她觉得现在的一切都会引导她走向一个注定的结局,她看不出来未来是一个什么样子,但是,她想若未来是既定的,不如现在不去问,去留给自己一个悬念。于是她继续安静的呆在家里,读着读不完的书,做着做不完的梦,然后在一天又一天的循环中,她的单调迎来了转变,她遇到了γ,遇到了一个与她承受了相同的母亲离去的悲伤的,用双手为她托起皇冠的γ,她觉得自己的眼眶因为流过的泪水干涸的发疼,但是她的心里却像是在荒芜的土地上长出了新的希望一样,纠结着推着她接过他手中的皇冠。

 

“这是我的人生”尤尼对自己悄声说,并努力仰起头,直视那些比自己要高大很多,非常多的黑手党们。

 

她的人生发生了变化,她不再需要一直待在屋子里,读一本又一本对当时的她来说或有晦涩难懂的书了,她开始奔跑,在宅子里,在家族后的草地里,更多的时候她会压抑住自己“孩子气”的行为,尽管周围的人不说,但她依旧知道她在他们眼里还是一个小孩子,一个需要保护,需要审核是否适合这个家族位置的小孩子,她觉得自己可能还需要一点的努力,一点的决心,一点的坚持,一点的,可能需要的还是一点的支持,她想念自己的母亲,在她离去的每一天里,她缺少了她的注视,接过了她的重任,理解了世界的奥义,但缺少了一个让她去爱的人。在这种胡思乱想中她意料之中的撞上了人。她抬起头就看进了γ的眼睛,尤尼会读心术,但是她很少会使用,正因为太懂,所以反倒恶作剧一般想带着纱去看人,而γ,γ让她为难,无论是第一次见面时情绪激动的γ还是在那之后教她处理事务,帮她一步步接过母亲手中的位置并稳固的γ,都纯净的像一块玻璃,她隔着玻璃看着对面的他,清晰可见,但又很难触及。γ对她忠诚但又存在隔阂,而对她来说她却想要亲近他,不能依赖,但是只要是看得见,在自己触手可及的身边,就好,那时的尤尼还不知道什么叫做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可以依赖的安全。

 

尤尼想知道,γ在她心中到底是一个什么位置,她可以看懂别人的心,看不懂自己的心,她可以看见世界的未来但看不到他的未来,他在她的身边总是有着那么多的选择,她得到了他拥有了他也会失去了他,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她想看清自己的内心,她觉得自己不应该拖下去,她知道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她知道自己的时间剩下了多少,所以在所剩无几的时间她想知道,像是花开一定结果,公式必能得出数字一般。γ到底算是谁呢。 他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教会她接手黑手党的事物,在发生质疑时坚定的站在自己的身边,会背着其他的同事们带着她奔跑,种下草丛里的马铃薯藤,讨来的花种子甚至是一棵小树。他带着她在树嫩嫩的枝丫上刻上她的名字,真心的祝福她整个的生命。他会听她说一些称不上抱怨的话,丢给她一瓶带着吸管的橙汁而自己则在旁边啜饮着啤酒。他能打,早年用过刀枪棍棒,现在匣兵器用的也是颇为顺手,他带着自己的电狐跟她捉迷藏,用握枪的手为她编花环。他满足了她一切的幻想,她的生命中缺少了一位父亲,一位导师,一位朋友,和一位爱人,γ恰好填补了这些空缺,恰到好处的,自然又温柔的存在在她整个的生命中,带给她别样的,多彩的光。尤尼觉得自己喜欢γ,就像是落叶对树根的喜爱,就像是雨露对土地的喜爱,就像是,就像是书中所写的,朱丽叶对罗密欧的喜爱。她喜欢他,如此的简单,她想留在他的生命中,想用自己的光照亮他,想用自己的笑容温暖他,想一转头就能看到他。

 

那就去表白,尤尼轻轻对自己说,同样也对那个蹲下身一脸担忧的对着自己的男人说,未来可能很危险,她觉得他值得这份信任,尤尼觉得等自己醒来的时候会有他像母亲一样,温柔的来迎接自己。

 

尤尼是这么的坚信的,就像是相信那种下的种子会开出白色的小花一样,她如此坚信着。

 

14岁的尤尼总是抱有着一些别人不懂的希望,哦,她一直如此。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