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雨墨

love me?

【AL】a day to live

士兵阿拉贡和战地记者小叶子!

 

1943年×月×日

训练一切照常,连队今天新来报道了一位金发的战地记者,据说未来会跟我们一起上战场,我们的时间很紧迫,战争迫在眉睫,我们需要训练学习的还有很多。

 

那个金发的孩子叫Legolas

Aragorn.

 

 

Aragorn第一次见到Legolas就是在那片训练场的空地上,此时周围都是赶着少有的休假时间走出军营去“感受”生活的美国大兵,整个训练场上乱糟糟的一片,汗液的糟糕的气味和一些士兵用以打趣的污浊的字眼充斥着这块场地。就在他忍无可忍打算先躲进军营里避开这份直面而来的混乱时,身边的Pippin先他一步捅了他一下阻止了他将要迈开的脚步

 

“看,是个精灵”

 

他心中带有些许诧异的转过头,在目光的尽头,他看到了那个金发的身影,穿着和他们一样的军装,左手边的袖子被堪堪挽到肘上,右手的袖子因为提着行李而轻微的滑下,显然,年轻人并没有时间去整理一下这不对称的着装。他的步伐如训练有素的军官一般坚毅,身后及肩的长发随着步伐在光下轻微晃动,少见的纯粹耀眼的金色。唯一有别于普通军官的就是他挂在脖子上的相机,少年些许的垂着头,许是不堪相机的重量,像一个低头独立行走的影子,逆着人潮,在光下,吸收着周围的光线,却展现出比周遭更加令人瞩目的光芒。

 

“像个精灵一样”

 

身边的Pippin再次发出感叹,Aragorn对此不置可否,他转身将那个少年和那赞叹的话语丢在脑后。

 

训练营地的话题并不新鲜,至少就外界的世界而言,单调重复的训练,偶有新意的演习,食堂味道自始不变的土豆泥和教官一如既往缺少发际线的严肃的脸。战争离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很近,近的像一个重担,一个口号,甚至一句脏话带出的嘘声与口哨。在这里,人人都要直面战争这两个冰冷的字眼,但却很少有人真的愿意花时间去直面他,更多的时候对于战争也就是营地里一两句打趣的话,大家不会对此放在心上,,每个人都知道,作为一名战士,恐惧是永远不能与他人分享的东西。因此,当再一次,由Pippin用他那与生俱来的充满着表演欲的嗓音说出,此刻的我如果不是在这个地方早就能将希特勒那卷曲的胡子揪下来,做成标本让大英博物馆做成反面教材展览时。在营地内的每个人都是对此发出毫无战友情谊的赤果果的嘲笑。Merry更是直言不讳的指出,要是能将你说的大话录成一本书,怕是等到战后就是一本加了注释的希特勒的一百种死法了。这种直言的行为不出意外的受到了Pippin本人的反对,两个人状似认真的在营房的地上扭打在一起,坐在床边的Sam习惯似的拍掉他们扬起的土,见怪不怪,大家都一样。

 

双子的到来算是结束了这段每天必回上演的斗嘴日常,他们总是能带来各种各样新奇的消息,只是很少来串门罢了。这回也没有令大家失望,他们开口就直奔主题,一说一和的兀自讲开来。

 

“嘿 , guys,你们知道上面给你们连派了一个战地记者么?”

 

“就是金发的一个小少年哦,今天都已经来来报道了”

 

“应该是叫Legolas.Greenleaf.”

 

“听说是哪个军官家的儿子呢”

 

“所以说”双子对视一眼,用稀奇古怪的语气一起继续道“你们听说过这个人了没有啊”

 

看着周围逐渐热络起来的气氛,Aragorn发现,他在营房里稍作休息的计划也最终泡汤了,一个新鲜的话题和不曾直接接触到的职业会成为一个很好的打发时间的谈资,至少对于他们这群假期无处可去的精力旺盛的大兵而言。不过,金发的少年,Aragorn躺在自己的床上,闭上眼,脑海中再次想到那个光下的剪影,晃动的发丝和坚毅的步伐,他有预感,这是一切的开始,而他们的故事之后还有很长。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