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雨墨

love me?

【AL】围城(中)

宛如掉线了的小莱😂😂

他们就这夜色回到了城镇中,不同于高塔上的寂静,夜里的城镇整个陷入狂欢,大街小巷上是唱着歌踩着舞步的人,因为他们都是在刀尖舔血的人,所以比谁都更懂得及时行乐的重要性。早一步的时候,莱戈拉斯被瑟兰督伊叫了去,只剩下阿拉贡和金雳被迫在人群中拥挤而行,他们买了两瓶酒,度数不高,他们任何时候都不敢喝度数过高的酒,周围的人狂欢成一片,听声音,不难猜出在广场的中心领舞的一定是梅西和皮聘,他们总是能将气氛最快的引向高潮,就像是天生擅长如此一般。
“你说那个精灵小子。。”
“你到现在还是不愿意认认真真叫他的名字啊,我的朋友”阿拉贡半是打趣的打断了金雳的话,酒精,尽管只是最低的浓度也能让人更快的融入周围的环境中,忘掉之前的压抑与不愉快。
“哦,那你倒是别告诉他啊!”金雳对此瞬间表示出一种吹胡子瞪眼的模样,转而他又将话再度接了下去“阿拉贡,你是知道的吧,这不是一个避而不谈的问题,他不会一直在这个问题上让步的。”
阿拉贡仰头灌下一口酒,溢出的泡沫顺着脸颊淌下来沾在深色的衣襟上消失了踪迹,他觉得在面对莱吉之前他必须先面对他这个固执的矮人朋友了。
“我在等,金雳。”他微微开口,却又突兀的将话头截止在金雳的名字上,他陷入了短暂的放空,像是在找一个合理的解释方法,更像是再找一个可以说服得了自己的说法。
“我想我是在等”他再读开口,声音沙哑低沉,在哄闹的场景下有些听不清,金雳只得竭力的向他凑近,看向他那个垂着头的朋友。
“我在等他自己的决定,金雳,哦,我的朋友,你知道我们从一开始就不能劝住他的,你知道的。”
“所以说,阿拉贡,我想问的是你的决定,我们一直是跟随着你的,这回却是你要为你自己做出决定了。”
他们躺在草垛上,毛躁的桔梗隔着布料戳刺着他的皮肤,明明很累,疲于做出任何一个决定,明明比谁都有些放不下的东西。阿拉贡努力的呼吸,在略微寒冷的空气下,他的肺却像是燃烧过度的煤箱,每次的呼吸都带着穿过的风从四周的空洞流窜出,他觉得他会在这个问题里窒息掉,可能是此时,可能是在下一刻。
“阿拉贡?”
看来他的矮人朋友并不会因此而放过他,阿拉贡重新坐起来,将手里的酒瓶随意的丢弃到草垛的下面,他将右手搭在左手的搭扣上,将那略有松脱的吊环正回原位,抬起头不再看向热闹的广场,
他对金雳说,我们出发吧

评论

热度(15)